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eilla feline,新手必看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学姐你好紧好烫好会夹 小雪性欢日记校园往事 被民工干了一整天  这样轻轻一句话,你似乎将你藏之已久的坏情绪,一股脑的发泄出来,将这么长时间积蓄在心里的苦水一个个的向我倾诉 。

    随着手机这边一大串一大串消息的出现,我知道,亲爱的你,一定此刻有太多太多无人倾吐的委屈想要发泄。

  我知道,这一刻,你肯定将心中所有的不满,苦闷,统统的的透过文字的形式迫不及待的向我吐露,急切的想要从我这里得到安慰,理解。

    我知道这一年你经历了太多太多:闪婚,之后很快的有了宝宝,现在待产家中,婆婆照顾着做月子的你和刚生下来的宝宝。

    你向我倾诉种种的委屈:  你说你从14号住院开始肚子就一直一直痛,痛了一晚没有睡,一口饭也没有吃,15号就去产房剖腹产,晚上又是一夜没有睡,你已经连续几天几夜没有睡了。

  剖腹产之后,连翻身都不方便;每天三餐也只能喝米粥汤,喝水又不能吃东西。

  可是婆婆似乎不通情理,一个劲的让你喂奶给宝宝,不让宝宝吃奶粉,还嘀咕着“现在奶粉太贵,吃奶粉不好”,可是你虚弱得哪里还有力气去喂宝宝呀...   你又和我说,婆婆今天早上给奶瓶消毒,结果把玻璃奶瓶煮炸了,还一直抱怨“干嘛花那么多冤枉钱,买这么贵的奶瓶”,可是奶瓶明明只有三个呀,一个喝水,一个喝奶粉,一个冷开水..  诸如此类,很多很多.....  你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委屈了  隔着屏幕,我看着你一条一条发来的消息,一个个愤怒到不能再愤怒的表情,你满满的怨言,满满的怒气,无法向身边的人倾诉。

    你无法向身边近在咫尺的父母诉说,因为这场婚姻是你一意孤行的固执选择,你不愿让为你操碎了心的父母,知道你生活得这么委屈;你无法向身边的朋友倾诉,因为当初你的男朋友是不被他们认可的,他们苦口婆心的劝你和这个不会有太大出息的男朋友早早分了手。

    可是,你依旧相信:那个冬日里,在你上班的每一个寒冷的清晨,总会准时出现在你上班的地点,守着替你将电动车充好电的男朋友;那个和你逛街从来不愿意让你买单的男朋友,是值得你付出的,于是你将(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自己逼迫到没有选择的余地,迎来了结婚的日子。

    结婚后,因为钱不够买房,在怀着宝宝的日子里,依然忧愁的每天凌晨才能睡着;之后,你向我诉说生活的种种窘迫;男朋友渐渐的不理解;你从未向现在这样渴望自己可以多一点钱,恨不得将钱扳成两半来花....   自从你认识那个男孩,两个人结婚,买房,生孩子,这些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大事,你在一年里将自己仓促的解决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在你的话里听出些许后悔,你开始惶恐自己真的看错了人;你担心自己会一直一直这样被生活逼迫窘困,心一点点往下沉,一点点的变凉...  我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去安慰你,我庆幸你选择了“爱情”多于“面包”,可是这一年我也常常懊悔,懊悔当初如果和其他人站在同一战线上,反对你的爱情,是否现在的你又会是另一番情形?是否这个男孩真的值得你背叛全世界去爱?  你一头扎进对爱情的憧憬里,想要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谁,却发现自己谁都成不了,反而慢慢失去最初的自己,变得忐忑不安....  亲爱的姑娘,我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女孩:  高中三年上了一个职业高中,没有读完就辍学了,在一个小小的城市打工。

  女孩颇有几分姿色,一心想要找一个家里十分有钱的男孩,如果是本地的拆迁户就更好了,这样家里不仅有钱,而且还有几套房子,足够她这辈子不用奋斗就可以衣食无忧。

     女孩在偌大的城市里,寻找着她梦寐以求的那个他,交了一个又一个,却怎么也瞧不上,唯恐自己找到的不是最好的,似乎最好的永远是“下一个”。

    有一次,女孩听说她以前的前男友突然买了一辆宝马,女孩就兴奋的告诉身边的人,沾沾自喜的向别人炫耀,似乎那个宝马就真的是自己的了....可是,这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外表不够硬实,内心层次不够深的女孩,是不配得到好的爱情。

    一直觉得爱情是件等价交换的事,童话里灰姑娘的故事,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

  即使存在,王子之所以爱上灰姑娘,人们可能只留意于灰姑娘姣好的容貌;却不曾想到,灰姑娘任劳任怨的被恶毒的继母狠狠的折磨了十几年;不曾想到那个在舞会上,穿着华丽的长裙,夺目的水晶鞋和王子跳舞的灰姑娘,她本身的一言一行是那么的迷人。

    那是她十几年,虽饱经苦难依旧在心中筑起一座坚实的城堡,偷偷的将自己修炼,最终沉淀为独一无二,由内而外散发优雅气质的“灰姑娘”。

    人们嫉妒灰姑娘的前世修来的八辈子好运气,却不曾想到,在遇见王子之前,灰姑娘韬光养晦了十几年;最后与王子的相见,不过是十几年隐藏的学识,气质的一个喷发点而已。

     记得,刚上大学的我,心里对爱情有着不切实际的憧憬,呆呆的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灰姑娘”的故事。

  在大学,认识了大我一届的学长,当时他是学生会的主席。

    那时候的我,觉得他是那样的熠熠闪光,站在人群里似乎是最特别的那个。

  当他有一天,突然手捧一大束蓝色妖姬出现在我的面前,郑重的向我承诺会一直保护我的时候,心里,眼里满是暖暖的感动。

  自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生,却得如此幸爱,一定是有什么狗屎运砸到了自己。

    可是,在那以后,因为自己的这份小确信,我做事小心翼翼。

  当我有一天晚上,不在意的穿着一双棉拖鞋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被他一起工作的伙伴骂做没教养,为了他,我忍了...  我忍着很多女生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他如何好如何好,却不敢告诉她们,我是他的女朋友;开会的时候,我不敢和他走的太近,永远都是坐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生怕一不小心丢了他的脸.....这段感情,一直不被看好,最后,以惨烈收尾....  生活中,太多太多的女孩子将自己嫁入一个好人家,有钱人,作为未来衣食无忧的保障。

  他们拼命的擦亮眼睛,带着有色眼镜,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男生中的“潜力股”“绩优股”,却又往往踌躇不定,担心自己找到的不是最优的。

  

“没…没有。

  ”李浩缩了缩脑袋,连忙收回目光。

  苏秀皱了皱眉头,羞红的脸颊显得更加诱人,望着李浩的眼睛挣扎了好一会,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我…我想洗澡。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瞄了苏秀一眼,看着她身上就穿着一件薄纱睡衣,里面白嫩肌肤依稀可见,苏秀那脸上带着一片绯红更是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我哥呢?”李浩咕隆吞了吞口水道,看着苏秀一脸娇羞的模样,一股燥热瞬间从心口传遍全身,他甚至感觉到身体某地蠢蠢欲动,没想到嫂子竟然要自己帮忙洗澡。

  “你哥他走了。

  ”苏秀听到李浩的话,委屈的又一次哭了起来。

  “什么?他走了,我去追他!”李浩生气道,嫂子都瘫在床上了,自己堂哥竟然扔下嫂子不管,想着李浩就气不打一处来。

  “小浩,别追了,他走了不会再回来了。

  ”苏秀摇了摇头心酸道。

  “可是……”李浩还想解释。

  苏秀打断他的话,摇了摇头:“别说了,是嫂子没用这么久了,嫂子却连动都不能动,不能怪你哥。

  ”看着眼前那楚楚动人的嫂子,李浩更恨自己堂哥。

  嫂子只不过是出了意外,她会好起来的,自己堂哥竟然丢下不管。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 李浩咬了咬牙道。

  “嗯。

  ”苏秀看着李浩认真的样子,感动的点了点头,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那你帮嫂子洗下澡可以吗?嫂子感觉自己很脏。

  ”李浩听到苏秀说脏,想到昨晚旁边房间充满诱惑的声音,看着眼前露出一大片洁白的嫂子,刚压下去的邪火又猛地涌了上来……咕隆吞了吞口水,同时心里对自己那堂哥更加怨恨,这混蛋弄了嫂子一晚上就丢下她不管,真是个混蛋。

  李浩越想越气,要是这会他堂哥在这,他绝对会给他一拳。

  “小浩,可以吗?”苏秀再次问道。

  李浩一颤,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苏秀那性感的娇躯,吞了吞口水道:“嫂子,我这就给你去放水。

  ”“嗯。

  ”苏秀轻点了点头,看着李浩走进浴室,心里头百般不是滋味,自己出意外了,陪伴自己身边的不是自己老公,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子,想到这一切苏秀心里头就觉的委屈。

  很快李浩放好水出来了,看了看坐在床边的苏秀:“嫂子,水好了,我…我抱你进去吧!”苏秀俏脸一红,想到等下要在别的男人眼前褪去衣物,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小叔子,就想挣扎着起来。

  但浑身使不上劲,哪怕是手都抬不起,即便觉得不合适,但也没办法,只得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先…先帮我把衣服脱了吧!”“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他进放水时候就想通了。

  嫂子是病人,自己本身就是医生,就跟对待平常病人一样就成了,但看着苏秀那妖娆的娇躯,特别是那一双修长的大白腿,李浩突然这发现真的很难。

  嫂子实在太美了,太漂亮了。

  苏秀其实也只不过比李浩大两岁,今年二十五正是大好青春时刻,而且苏秀无论身材还是容貌,即便跟现在当红明显相比也不失逊色。

  看着那因为害羞,快将脸蛋都埋到胸前的苏秀,李浩伸手过去都不禁打颤起来。

  苏秀身躯也因为害羞而微微颤抖着, 这可是除了老公之外第一个看到自己的身子,而且…而且还是自己小叔子。

  苏秀越想越羞,当李浩抓住她衣服慢慢往上拉,那炙热的大手偶尔触碰到她的肌肤,一张俏脸也变得越来越红……李浩也好过不到哪里去,看着那风景,猛地吞了吞口水。

  突然苏秀下身传来一股异样的感觉,身体竟然有了反应,苏秀一下愣住了。

  我这是怎么了,老公碰自己的时候,自己一点反应都没,为什么现在李浩就碰了一下,自己就会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苏秀又羞又难受,她不敢去看李浩,眯上了眼睛,但随着裙子慢慢被褪下,她哪怕没有睁开眼睛依旧能感觉到李浩那炙热的目光。

  嫂子是病人,我是医生,我不能乱想,不能。

  李浩看着苏秀通红的脸蛋,努力压着体内邪火,伸手去帮苏秀脱内衣,李浩早就不是啥初哥了,可环手去解苏秀背上的内衣扣,因为紧张弄了好一会也没解下。

  那手不断蹭着苏秀光滑的后背,体内的火越烧越旺,也越来越紧张。

  苏秀也好过不到哪里去,那后背被李浩抓的痒痒的,这种滋味让她又羞又急,轻咬着嘴唇,呼吸越来越急促。

  那热气正好吹在李浩的胸口处,李浩低头一看,看着轻咬着嘴唇一脸妩媚的苏秀,瞬间有了反应,二人本来靠的近,加上李浩就穿着一条沙滩裤,直接碰上了苏秀的小腹。

  那感觉让李浩不禁哼了一声。

  苏秀也感觉到了李浩的反应,体内那异样的感觉变的更加明显了起来,轻咬着嘴唇不禁发出一道声音。

  嗯……李浩吓了一跳,偷看了看苏秀脸色,看着她双眼迷离嘴唇微微的张开,那反应更加剧烈了,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双手一颤,蹦的一下就弹开了。

  他身为一名老中医,平常也看过一些妇科疾病,甚至好多时候有些女人因为病的特殊,也瞧过她们的身子,可那所有的身子都没嫂子的如此好看。

  李浩看着甚至有着低下头去亲上一口的冲动。

  苏秀也是娇羞不已,特别是那种体内异样的感觉,让她又羞又难受。

  她更是想不通,昨晚自己老公和自己玩的时候还没任何反应,为什么现在被李浩这么一弄,就莫名的有反应呢?这…这不可能的,自己瘫痪了,没感觉的。

  然而那滋味却是真真实实的,现在她浑身就跟万千只蚂蚁撕咬着一样难受。

  苏秀睁开眼睛偷瞄了李浩一眼,在他那炙热的目光,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

  看着苏秀展现在眼前的一切,那一双修长的美腿,李浩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几乎要站不住脚了,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嗯。

  ”苏秀不禁哼了一声,浑身微微一颤。

  李浩感受苏秀动静也吓了一跳,但又有些不明白,嫂子不是瘫痪了吗?没知觉吗?那她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嫂子身子在恢复,她有知觉了,她也有反应了。

  李浩瞄了瞄苏秀的双腿,看着她腿窝子出还有着一道痕迹,双眸一下瞪了起来,嫂子是…是有反应了。

  苏秀瞧见李浩炙热的目光,害羞的哼了一声:“小浩,别看了,快抱嫂子去洗澡。

  ”“哦,哦。

  ”李浩吞了吞口水,反应过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着邪火让自己冷静下来,伸手刚抱起苏秀,苏秀那娇躯就整个贴在了李浩的身上,李浩浑身都不禁发颤起来。

  苏秀贴在李浩身上一张俏脸羞的也几乎要滴出血了,身体那股异样的感觉更加明显,羞得苏秀不禁轻咬了咬嘴唇,闷哼了一声。

  李浩脑袋嗡的一声响,这一声差点让自己忍不住交了,定了定神连忙快步走向浴室,把嫂子放入浴桶内。

  水没过嫂子的肩膀,挡住了香艳,李浩才松了一口气,但看着苏秀那一张红扑扑的俏脸,李浩体内的邪火依旧不断的躁动着。

  特别是刚刚苏秀身子的动静,李浩更是觉得兴奋,同时心里更疑惑嫂子的反应,是嫂子受刺激好了吗?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浩想了想,壮起胆子道:“嫂子,要不……我帮你擦擦身子吧!”啊……苏秀惊呼一声:“这…这不好吧!”“没事的,我就帮你擦擦背,要不然这也洗不干净是不。

  ”李浩故作轻松说道,看着苏秀那羞红的脸蛋,一颗心却提到了嗓子眼上。

  苏秀黛眉微微一皱,想想李浩说的也有道理,而且刚都被他又看又抱的,那现在就让他帮忙擦擦背也好,洗掉那个男人的一切。

  “小浩,那就麻烦你了。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

  “嗯。

  ”李浩轻点了点头,心里默念着就是帮嫂子验证一下她的身子是不是反应了,自己不是故意揩油的,不是的。

  哪怕这么想着,可当真的伸手摸上苏秀那光滑的后背,浑身还是不禁一颤。

  苏秀感受到李浩双手的温度,黛眉也不禁一皱,一直以来都觉得李浩还小,所以才敢让李浩帮自己洗澡,但她现在发现自己错了,李浩早就是大男人了。

  自从出意外瘫痪后,哪怕老公跟自己弄的时候,自己都没感觉的,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感觉呢?苏秀不由发出一道娇哼。

  这种感觉舒服又难受。

  苏秀哼了一声,看着李浩炙热目光,羞得连忙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声,呼吸却越变越急促。

  李浩看着苏秀的表现,更加肯定苏秀有感觉了,咕隆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游转过去,一步一步的靠近,李浩感觉一颗心都要跳出来了一样。

  那是嫂子的私密地方,我就要碰到了吗?这只是帮嫂子看一下反应,对,是看她反应的。

  李浩安慰着自己,深呼吸一口气,直接摸了上去, 刚接触上,那一股触感传来,还是让他感觉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

  苏秀也是禁不住发出一道娇喘声,浑身打了个哆嗦。

  听着这一道娇喘声,李浩浑身一颤,双手的动作越来越大,同时更加确定对嫂子的病有好处的,李浩胆子就(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变的更大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大了一些,看着水下苏秀那一双美腿,深呼吸了一口气,颤抖双手朝下探去。

  苏秀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

  这种感觉她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

  感受着李浩的手越来越接近那,苏秀似乎浑身都要冒火了一样,眼瞧着那就要被攻陷了,苏秀吓了一跳连忙阻止道:“小浩,那里…那里不用擦。

  ”李浩一怔,慌忙收回手,看着苏秀那通红的脸蛋,低声道:“嫂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看你的反应。

  ”啊……苏秀听到这话,俏脸一下变得阴沉下来,小声抽泣道:“小浩,你怎么能这样。

  ”李浩看着苏秀的哭泣,知道她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嫂子,你知道我是一名中医,我刚才就是想要刺激刺激一下你的身子,如果你有反应,说明你的病可以用中医推拿治疗。

  ”“嗯,真的吗?”苏秀狐疑的看了看李浩。

  “当然是真的。

  ”李浩坚定的道。

  苏秀想着刚才异样的感觉,好像李浩说的有道理,毕竟自己跟丈夫弄的时候都没那感觉,就是被李浩那么一摸就有了,或许还真的有效果,只是看了看李浩,苏秀又不免觉得害羞起来。

  同时想到刚才的感觉又不禁有些期待,更何况还能对自己的病有所帮助。

  苏秀轻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你……你再帮嫂子看一下。

  ”“嗯。

  ”李浩见苏秀答应,颤抖着双手再次朝着桶里头伸去,刚碰触上苏秀那娇躯,李浩感觉浑身都要冒火起来了。

  苏秀感受着李浩的大手,也是有了感觉。

  

听到夏冉冉似问非问的语气,梧林原本弯起的嘴角瞬间僵硬,这个问题,让他觉得惊慌,是的,他和面前的女孩儿不属于一类人,甚至连人都算不上。

  蒋英真实事件过程算了吧,我估计隔壁那群人要是逃了肯定会有眼红的被举报,我们还是老实一点吧。

  他们是俄国人,但是,瞳孔的颜色,头发的颜色,各有不同。

  没有了无限查克拉的加持桔子笑佳人91进了别墅,上了二楼,在书房门口,沐原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做好了打开门后一地狼藉,或是在眼前出现了不断放大的艾瑞的拳头的景象。

  这让我感到极度的羞耻,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做出如此变态的事情。

  我小声的对着张狸说。

  甜甜突然觉得他挺可怜的,小声冲前面的同学挥挥手:行了(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别笑了!蒋英真实事件过程不知道到底是享受不来,还是讨厌那样的氛围。

  突然柳南天对着田宇说道他一把抓住妮娜的衣服,用力的向上提起,很轻松的就脱去了外衣,星夕眼睛瞪的老大,发出低吟想要尽可能的移动身体。

  无意间,一朵花犹如静静飘落的雪花一般,如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缓缓的飘进了教室,刚好掉落在了阳光能到达的地方。

  蒋英真实事件过程周小灵定睛一看,原来那飞禽正是姐姐引以为豪的金丝隼。

  接着就是自己捧腹大笑。

  他眼睛里有某种坚定,伸手拥抱我。

  你别把我说的像是乡下人进城了一样好不好。

  等等,停住了?!妥妥的会进局子里的吧。

  张宇也没想到风水转的这么快,昨天他这样对老姐,没想到老姐今儿就这样对他,报应不爽啊!不过怎么和一个想泡自己的男生保持表面上的和谐朋友关系,这还真是个麻烦事……桔子笑佳人91需要那么久啊?毕竟,在一群病娇少女的爱恋之下,楚南都还是保持着处男之身。

  蒋英真实事件过程蒋泽戏精且谄媚的声音回荡在电话那头,张永征听了想打人系列。

  算了,这件事情都已成定局,我也只能够去了,如果我临阵逃脱的话,恐怕等待我的只会是悲惨的下场吧。

  喵~这是黑猫又叫了起来。

  可不知什么时候起,那个无赖,不知轻重,不分是非的臭女人走进他心里后,他发现自己有了喜怒哀乐,有了属于自己的情绪。

   南少博微微起身,拿起了那罐儿啤酒,递到颜初阳面前:这才是男人的泄愤方式,逃避不能解决问题。

  ……要是,要是早一点说出来就好了。

  喂,白崎会长?是的,手里没有指南针,就一把魔龙刀和一块手表,魔装飞行也不是没想过。

  在今天下午这个普通的黄昏当中,自己本应该哼着小调去菜市场,在鱼摊头因为买条鱼而和老板在那儿讨价还价半天;因为要挑几颗没有裂痕的好鸡蛋还挑选好久,因为怕猪肉注水而去稍微远点的熟人那儿去买肉,然后再在买菜的阿姨那儿拿一些免费的葱。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513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7568.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704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436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301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412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4181.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e.aspx?1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