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碼 卡通,新手必看

说到这,李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二宝撑起来的被子,接着道:“其实,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大宝不行,就让二宝顶上,大宝是我领养的,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二……二宝?这话一出,林岚再次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姐弟乱性)。

  “呃!”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岚这一夹不要紧,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虽然不大,却清晰可闻。

  “小岚,你这是?”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

  “啊,没……没什么。

  ”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了一声,连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难受,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跑的次数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来这样。

  ”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一脸关切的道:“既然这样,那妈给你揉揉?”“不……不用。

  ”林岚连忙摇头,“我现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

  ”李桂芝点头,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而是问道:“小岚,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妈,这真的不行。

  ”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

  “小岚,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

  ”李桂芝察言观色,想了想说,“妈也不瞒你,其实……这主意是大宝提的。

  ”“什么?”林岚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大宝他怎么会……”“这种事,妈还能骗你吗?”李桂芝苦笑一声,无奈得道:“为了老陈家,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大宝愿意牺牲,妈也只能同意。

  ”“可是……”“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要不,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说着,也不等林岚答应,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

  “妈,你……”林岚想拦,却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不知为何,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

  其实,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对于电话打通后,该怎么询问,她却没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该同意,还是拒绝呢?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电话通了,李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将手机递给林岚,示意道:“小岚,大宝想跟你说话。

  ”犹豫了一下,林岚才接过电话。

  “大宝,我有个事想问你……”“……”几分钟之后,林岚挂断电话,满脸羞红低下头。

  “小岚,大宝怎么说?”李桂芝明知故问。

  “大宝他……”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

  “小岚,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李桂芝趁机道:“俗话说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她还要找别的男人过来。

  真的那样,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林岚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岚思前想后,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林岚故意放软态度。

  “小岚,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着巴掌保证的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宝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可二宝他……”“二宝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嘱咐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岚摇着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二宝他能答应吗?”“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宝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里头,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震惊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嫂子呢?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农村结婚早,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为何要多此一举?所以,在陈二宝看来,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

  “妈,你还有别的事吗?”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说好吗?”“好。

  ”李桂芝目的达到,一口答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呼!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林岚还好些,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刚开始还挺享受,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脚刚走,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

  可无语的是,陈二宝刚要动,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冷不丁的回过头……“妈,你……”陈二宝看不见,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慌乱之余,她身体前倾,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尴尬的道:“这腿抬了太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着被子,似乎话里有话,“妈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知道了。

  ”林岚连连点头。

  “那妈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着,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终于出去了。

  不会被发现了吧?不知为何,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林岚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陈二宝问道。

  “哦,走……走了。

  ”回过神,林岚连忙松开手,心里头又是羞涩。

  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显然,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李桂芝一走,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只要两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岚。

  “你说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不该看的不该摸的,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说完,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

  随着陈二宝的动作,林岚呼吸急促,浑身轻颤,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啊!”听到这勾人的声音,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

  “啊!”林岚怪叫一声,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黄瓜,终于拔了出来!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嫂子,要不我们继续?”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

  林岚正浑身难受,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进来……沉默就是默许,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宝,我……我不能对不起你哥。

  ”说着,她双腿一蹬,语气强硬的道:“好了,你快点出去!”“哎哟,嫂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呀。

  ”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还没等林岚蹬到,他就赶紧一倒,掀开被子的一角,钻出了被窝。

  林岚一把被子盖好,瞪了下陈二宝,伸手一指门口,蛮横的道:“我就过河拆桥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陈二宝本来想走的,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坏笑的道:“我还就不走了,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刚才一样,咱把灯关掉。

  ”“我……”林岚脸色通红,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

  陈二宝见势不妙,哪敢再得寸进尺,连忙解释道:“嫂子,你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呢。

  ”说着,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尴尬的道:“那个,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岚没吭声。

  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他也不等林岚回答,就咬了口黄瓜,咯嘣脆。

  “你给我滚!”看到这一幕,林岚又羞又怒。

  一夜无眠。

  林岚,陈二宝,包括李桂芝在内,都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陈二宝吃完饭,正要去诊所,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

  “二宝,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一拍额头,撒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过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陈二宝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声大喝。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赶时间……”“编,你接着编。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哼道:“我告诉你,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问的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说?”“当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似笑非笑的问:“二宝,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好啊。

  ”这话,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

  林岚不仅长得漂亮,平时更是孝顺,自打嫁进他家,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紧着李桂芝,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李桂芝又追问。

  “帮,肯定帮!”“真是妈的好儿子。

  ”一听这话,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试探性的问:“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

她忍不住想着,如果是自己骑在曾大胆身上的话,应该是非常深的才对,一想到这里她竟然润了起来,吓她一跳……光想一下就变得这样,连她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怎么啦?还等什么?不下车吗?”曾大胆刚才就是故意的,他已经察觉得出来,白鹭就是那种口是心非的女人,只要稍微聊过一下就知道了,而且生完小孩又没有办法和老公温存,再加上他昨天晚上偷窥到的方志明那一方面,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够满足得了白鹭,他知道她现在应该是身心都十分饥渴。

  反正他和白鹭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他和方志明的关系也只是表面和谐,做这样的事情他还真的是一丁半点的压力都没有。

  白鹭心中忽然警铃大作,因为曾大胆说这话的时候是贴在她的耳边说的,低沉性感的声音传入到了她的耳中,让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浑厚,半边身子马上就禁不住软了下去,底下更是汹涌得厉害。

  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今天拉练的有点严重,所以腿有点软,让曾大胆先下车,自己随后就下。

  曾大胆那双涩眯眯的眼睛盯上了白鹭,她今天穿的还是健美裤,所以那一团包裹起来有那么一点亮眼,不过她这次穿的这一条裤子比较深色,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

  曾大胆有一点失望的下了车,白鹭看见他下车了之后赶紧的张开伸手摸了一下,果不其然,她脸上火辣辣的。

  白鹭暗暗懊恼,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的,这分明就是在背叛自己的老公,可心理再抗拒,身体还是不可遏制的想要得到某样东西填满……她有些燥热难耐,但仍然按耐住了自己的心情。

  收拾了一下之后,她便下了车跟在曾大胆的后面,两个人若无其事一般的上了电梯,回到了屋子里面去。

  刚走进屋子,白鹭就看见喝醉了酒歪倒在沙发上面,已经睡得像一只猪一样的方志明。

  白鹭瞧见方志明居然喝成这个样子,心里的气顿时不打一处来:“志明,你醒醒啊,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白鹭把手里面的包往旁边一放,匆匆忙忙的上前去,蹲下来的时候那浑圆正好对着曾大胆。

  刚才在车库里面看不到,因为那里光线非常昏暗,但是家里面的光线十分充足。

  曾大胆看着那条紧身的健美裤底下赫然出现了一小团…这还真是一个瘙货!曾大胆在心里面这样想着,眼睛却紧紧盯着不放,那裤下的春光一览无遗。

  白鹭可能察觉到了自己弯下腰来可能会被站在身后的舅舅所看到,所以赶紧又直起身来,果然,她转过头去便瞧见了曾大胆那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她不禁咳嗽一声,和曾大胆说道:“舅舅,你看志明喝的太多了,而且身体又很沉,我没有办法把他拖到卧室里面去,要不你帮帮忙吧?”曾大胆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把人从沙发上面架了起来,往卧室那里去,而白鹭则是跟在身后伸手掏了一把,当下便红了脸。

  刚才自己弯腰肯定被这大涩狼所看到了,心中又恼又怒,可是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刺激感蔓延在自己的心底。

  白鹭还在想着曾大胆在车子上面所说的那一句话,她知道项曾大胆这样的身价,还有身材和样貌,从来都不缺女人,之所以会在地铁上面猥亵人,不过就是为了寻求刺激罢了,偏偏下手的对象还是她。

  所以,这是不是代表她就是他口中那一个尤物?白鹭一想到这一个就觉得心潮澎湃,她嫁给方志明之前也有过不少的前任,甚至还出去约过见过不少人,也和很多人上过床,各种各样的她都尝试过了。

  方志明的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好在他花样多,也算是能弥补一下先天的不足,而且方志明这人和她相处起来特别的好,对她也很爱护,所以白鹭才会心甘情愿的给他生小孩。

  只是婚姻并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生完小孩之后一系列的问题才接踵而至,让白鹭有些疲惫,要不是小孩可以丢回娘家那里帮忙看着,她现在估计已经和方志明吵得天昏地暗了,哪里还有时间去健身和赚钱。

  白鹭在身后看着曾大胆架着自己老公往卧室里面去,突然觉得老公和曾大胆相比,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一个是发福走形的身材,另一个是一副健硕高大的身躯,看起来特别可靠,而且富有男人味儿,让白鹭心跳不已。

  曾大胆把人带进去之后,也没有想到方志明竟然一把趴在了他的身上,口中胡言乱语说了一大串,曾大胆还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明哇的一声竟然吐了他一身,曾大胆被这酒气还有吐出来的东西熏的一脸。

  他急忙把脸别到一边去,可是衣服已经沾满了这吐出来的东西,白鹭见状立刻上前去:“舅舅,实在是太对不起了,你先回房间休息一下换件衣服吧,这里我来收拾。

  ”白鹭一边说着一边就要上前,但是曾大胆寻思着,这可是一个刷好感度的好机会,于是拦在了白鹭的面前:“算了,反正我现在也脏兮兮的,何必再让你沾手,你就在旁边看着吧,拿个拖把还有垃圾铲过来,我把这里收拾一下。

  ”白鹭这才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匆忙的走到阳台那里拿了垃圾铲还有扫把,回来的(儿童智力故事)时候发现曾大胆竟然已经把自己上半身的衣服给脱掉了。

  她今天早上倒是有看见赤果着身体的曾大胆,可是因为自己当时所有的目光都被底下的那地方给吸引了,所以没有看得太清楚。

  刚才在车库里面倒是上手摸了一下,虽然感受过那美好的触感,但直截了当的看见轮廓还真的是第一回。

  曾大胆的身材要比别的男人好上一些,这个年龄段有这样的身材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他的肌肉比较紧实,但腹肌还有胸肌什么的,倒不算是太过于成形,可这一切都没有什么所谓,最让人着迷的还是他下半的某个地方。

  那里光是看一眼就让人觉得脸红心跳,呼吸急促,特别像是白鹭这种生完小孩之后丈夫又很少和她亲密的女人。

  每到夜深人静,瞧着在身边睡的已经打鼾的老公,白鹭就觉得心中一阵空虚,不光是心里面,就连身体里也希望别人来填满她。

  要是被那塞的满满的,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的美妙吧?白鹭痴痴的想着,曾大胆看她有些走神,于是叫了一声:“白鹭,你怎么了这是?”白鹭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里面的扫把还有垃圾铲递了过去,然后看着这健硕的男人将地上的污秽清理了干净,还顺带的帮方志明擦了一把身子,才把人送到了床上。

  看着方志明在床上呼呼大睡,白鹭心中非常不是滋味儿,明明知道他半年多没有回来了,回来之后肯定会疲于各种各样的应酬,可是这个男人却完全忘记还有老婆在家里。

  “我先去把垃圾给倒了,你能不能去屋子里面给我放点热水,我回来的时候想洗个澡。

  ”曾大胆跟白鹭这么一说,白鹭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这个男人还是挺体贴的,除了好涩一些之外,她心里面这么想着。

  回来的时候曾大胆就直接进到了浴室里面去,把浴室门一打开便觉得热气升腾扑面而来,朦朦胧胧之中,他看见了一个硕大在他面前晃动,穿着健美裤的女人,显得曲线非常的好看,让人忍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摸一把,曾大胆寻思着这样的臀,如果是从后来一次的话,肯定会浴仙浴死……他努力的控制住,让自己的手不要贴上去,随后咳嗽了一声看向了白鹭,白鹭把水放好了之后立刻站起了来:“舅舅那你先洗个澡吧,我现在出去。

  ”白鹭说完便朝着门那一边走了过去,可谁知道脚下一滑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曾大胆眼疾手快把人往怀里面一捞。

  但因为白鹭当时正好是背对着曾大胆的,而此刻曾大胆的腹部正好贴在了白鹭那柔软挺翘上,而穿着健美裤的她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了曾大胆抵着自己。

  她不禁发出了一阵惊呼声,曾大胆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忍不住的往前一下,白鹭知道曾大胆是故意使坏,赶紧拉住了门,双腿有些发颤,但身体却十分配合的微微敞开了一些,似乎要把自己展露给后面的人……不过白鹭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做很对不起方志明,于是赶紧站直了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舅舅对不起,这里实在是太滑了,我刚才站不稳差点就摔倒了,你在里面也要多加注意。

  ”白鹭说完拉开了门就走了出去,样子有点狼狈。

  曾大胆欣赏着她曼妙的身姿离去,回身坐在浴缸里面,可能太久没有发泄过了,自己居然这么容易起来。

  他伸出手来拨了一下,暗道:“没用的东西,看见女的就起来了!”他把手放在了胀得有些发疼的地方上下滑动了一下,没有察觉到浴室的门还没有关上。

  而白鹭回到房间之后,忽然想起浴室的沐浴露好像已经没有了,她还没来得及换新的。

  于是她赶紧出去拿了一瓶沐浴露折返回了浴室,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就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传了过来。

  白鹭十分好奇的拉开了一点点的门缝,从门缝外面朝着里面看,这门缝不是很开,只能够看到一半的光景,虽然看不到曾大胆的上半身,但是白鹭看到了曾大胆粗壮粗糙的手,握住了,正上下滑动着!而且他每次上都会导致浴缸里面的水发出噗嗤的声音来,一开始还是很慢的,但后面渐渐变得更快了。

  好大啊……白鹭禁不住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双腿也忍不住张大了一些,可正是因为张开了腿的缘故,她忽然感觉身体一片空虚寂寞,她又赶紧收紧了一些。

  可最后再也忍不住了,悄悄伸出了手覆盖在了……她一开始也只是按照曾大胆的频率去触碰摩擦,随后没过多久,她隔着裤子也能感觉到泛滥蔓延,这下就再也忍不住了,把沐浴露放在了地上,一只手探入到了自己上方。

  可能因为刚生了小孩又母汝喂养的缘故,她那傲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样的了,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好看一些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功夫的。

  可惜都没有什么作用,而且还变的比之前更大了一些,随便一碰就变得十分的容易来感觉。

  她双眼迷离的用细嫩的手掌心去触碰着,轻轻的点上几下,而另外一只手也根本不停歇,早就已经是不满足隔着裤子了,而是伸进了裤子里面去。

  她张得很大,脸则是贴在了冰凉的瓷砖上,那引以为傲也翘起来,玉足高高踮着,中指伸过去,没几下就感觉泛滥成灾了……白鹭张大嘴,像是母狗一样哈着气,双眼朝上翻着,一副又快乐又痛苦的样子,白鹭觉得听着曾大胆撸的时候发出来的低沉的富有男人味的声音实在是太刺激了,让自己忍不住像痴女一样的站在门外偷听偷看,最后竟然也跟着做了起来,太不可思议了。

  曾大胆这边则渐入佳境了,白鹭可能没办法受得了这样的折腾,手指终于忍不住的朝着伸过去。

  可惜手指还是太细了,根本满足不了这个已经生了小孩儿的女人,她只好紧紧的夹着,喘着气,在最后达到了最高点。

  快乐的余韵在白鹭的身体里面蔓延着,白鹭差点就腿软瘫在了地上,可能是刚才太刺激了,她穿着薄薄的运动内衣里面也应声而起,把那薄薄的布料撑得很高,还润了,白鹭惊叹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刚才太激动了,竟然都出这个了……曾大胆自己弄了一会儿之后也交代了,他匆忙的洗了一个澡,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一瓶沐浴露,于是有些奇怪,寻思着怎么会有沐浴露放在外面。

  于是拿了起来,可刚拿起来就感觉到了这沐浴露瓶身上面滑溜溜的,曾大胆摸了一下,还以为是沐浴露掉过在地上沾了水。

  他凑近了看了一眼,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味,这个味道实在是太过于熟悉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味道是什么?到屋子里面就他们三个人,方志明已经睡的就好像是死猪一样了,能把沐浴露拿过来的不就只剩下白鹭了吗?而且自己这扇门刚才好像是没有关上,难不成白鹭刚才站在门外看他?这样一想,曾大胆当下兴奋了起来,他就知道这个小瘙货绝对是浴求不满了,看看那身材就知道了,肯定是个会吸干男人精气的瘙浪贱货。

  曾大胆拿着沐浴露正想着呢,白鹭已经从屋子里走出来了,她手里还抱着衣服,见曾大胆手里拿着那瓶沐浴露,脸一瞬间发红,随后咳嗽了一声:“舅舅,你洗好澡了吗?”曾大胆点了点头:“刚才洗澡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沐浴露没多少了,刚想要和你说来着。

  ”大胆的眼睛就好像是X光一样,一下子就锁定了白鹭……白鹭越过了曾大胆,伸手你拿过了那瓶沐浴露,曾大胆明显还是想要逗弄一下白鹭的,于是开口说:“奇怪了,刚才我摸那沐浴露瓶身有些脏脏的,也不知道沾上了什么,你待会进去的时候洗一下吧。

  ”白鹭吃了一惊,想着是不是自己刚才弄自己的时候又碰了一下那沐浴露,当下十分的心心虚:“可能是吧,我待会洗干净就好了。

  ”说完这句话,白鹭就进去了,曾大胆眯着眼睛笑了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白鹭洗了澡出来,可能是今天很累了的缘故,所以她很快就睡过去了,睡着的时候她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高大的男人把她压在了床上。

  她舒服的又满足,几乎都要上天了,她嘴里不断的叫着,“快一点,人家快到了,好舒服啊,好棒啊,好厉害啊……”最后她到达了最高点了,结果也从梦里醒了过来。

  她醒过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梦特别的真实,而且那种被贯穿了的感觉十分的清楚,她娇喘连连,高耸起伏着,好半天才缓过来,转过头一看,方志明还没有醒。

  白鹭想着可能是这几天自己浴求不满了,一看老公那起来了,她当下就特别的兴奋,于是一把把方志明的裤子给拖拽了下来,只看到那里赫然出来,可把她给馋坏了,她立刻将自己凑过去,紧紧贴在一起的感觉可比手指要来的更痛快的多。

  她蹲着来,双眼迷离了起来,一边卖力的叫着一边摇晃着自己,填满自己的空虚,白鹭的手又伸进了薄如蝉翼的睡裙里,露出了平坦的腹部和诱或人的马甲线,随着她晃动一下自己的身躯,那马甲线也会跟着蠕动一下,看的人血脉喷张,她的手紧紧的贴着,紧紧的捏着,肥美从她的手指缝里挤出来。

  

今天二月的一则两辆玛莎拉蒂撞脸新闻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这其实就是一起非法套牌车事件,套牌车是指参照真实牌照,将号码相同的假牌套在其他车上,其中有很多是报废后偷运出来的旧车翻新的。

  深圳一名玛莎拉蒂车主向市交警局举报称其车辆遭套牌,并将套牌车司机“活捉”。

  两辆玛莎拉蒂撞脸事件是因为在今年的2月9日,有车主报案称其玛莎拉蒂轿车悬挂粤B662××号牌,遭到他人套牌。

  据了解,粤B662××号牌登记在一名刘姓女士名下,登记日期为2012年,当时该车购买价格超200万元。

  刘女士介绍,去年,她发现车辆莫名有了违章,但又被他人悄然处理;有朋友在街上称看到她的车,但当时她的车停在家中。

  她于是怀疑自己的车被套牌了。

   今年的2月15日下午,刘女士的朋友在罗湖区泥岗路一栋楼下碰到了这辆“套牌(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车”,与真牌车同款,外观相近,车内挡风玻璃处还放有一支玫瑰。

  经蹲守发现,一女子上了车,多人将该女子围住,并把真牌车开到现场后报警。

   罗湖交警大队民警赶到现场后,却发现此案迷雾重重。

  “套牌车”女司机自称并非车主,而是一家汽车4S店员工,受男车主委托为其照看20天,因而对套牌事宜并不知情。

  交警部门在调查中发现,无论是真牌车还是“套牌车”,车牌都由制证部门合法制作。

  另外,交警发现,真牌车车窗上未张贴年审以及交强险标志,由于当时真牌车车主刘女士本人未到现场,遂将真假车均扣回大队调查。

  16日,真牌车车主刘女士带着年审以及交强险标赶到罗湖交警大队接受调查。

  刘女士怀疑其个人车辆信息遭到泄露,从而被人冒用,甚至补办了正规的车牌。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390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6353.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263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16.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742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426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6832.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d.aspx?13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