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正 妹 a 片,新手必看

“呀,琳琳,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不是平常……”一句话还没说完,老周就已经看见,刘琳今天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她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老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年龄和自己差不太多,可由于西装革履,导致他显得有几分年轻,也不过才三四十岁。

  “这位是老周。

  ”老周一下子皱起了眉头,有一些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在他的印象当中,刘琳似乎好像还是第一次带别人回到自己的民宿里。

  “诶呀呀,你看看我,一下子光顾着高兴,都忘了跟你介绍了。

  ”刘琳一边拍着自己的脑门,一边兴高采烈,站在两个人中间,纷纷介绍。

  “周伯,这是我的顾客刘胜伟,刘先生;刘先生,这是我之前的邻居,也是这间民宿的老板周伯。

  ”刘胜伟淡淡地对着老周点了一下头,对于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商人,他一向是没什么兴致的。

  “琳琳啊,你怎么把顾客领到这里来了?干嘛不去外面谈?”老周觉得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皱着眉头问着刘琳。

  “嗨,周伯,这不是形式所迫吗?”刘琳并不打算告诉老周实话,眨着自己的双眼,得意的对着他说道。

  “周伯,我现在要回去谈生意了,你可得帮我把门,千万别让任何人进来。

  ”刘琳心中其实是在害羞,害怕有人撞见自己和刘胜伟的好事儿,到时候照片传出去,自己这张脸该往哪儿放。

  “你放心吧,我知道了。

  ”老周虽然还有些怀疑,可是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拍着胸脯向刘琳保证。

  “那么,刘先生,咱们走吧。

  ”刘琳得到了老周的保证,放下心来,挑着眉眼,看着自己身后的刘胜伟说到,两人一起以后上了楼梯。

  转眼之间,来到了刘琳的房间里,一进来,刘琳还想像刚才一样,调戏着刘胜伟,但刘胜伟都已经憋了一路了,自己的身子早就已经烫到了不行,哪里还有时间,让刘琳在那儿自我欣赏?一个箭步,直接冲到了刘琳的面前,不管不顾张开自己的血盆大口,疯狂的在刘琳的脸上啃噬。

  很快,刘琳就能感觉,刘胜伟的口水,将自己的一张脸涂满,粘糊糊的。

  虽然刘琳心中很是反感,但她还是不得不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一边挑着眉眼,一边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先生,没想到您还真是够猴急的。

  ”“废话少说。

  ”刘胜伟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疯狂地撕扯着刘琳身上的衣服,很快,两个人坦诚相。

  刘胜伟二话不说,直接公主抱起刘琳,将她粗鲁地扔在了一旁的床上,刘琳的后背撞在床板,传来些许的疼痛,可是刘胜伟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揉搓着刘琳通红的后背,进行自己下一步的动作。

  刘琳没有想到,刘胜伟竟然如此会玩,疼痛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腰肢。

  这一动不要紧,一下子又触碰到刘胜伟的敏感点,他粗鲁地握紧了刘琳的腰肢,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抬起手狠狠地打了两下。

  很快,那原本白皙的皮肤出现了五个明显的指印。

  “别动,再动我饶不了你。

  ”刘琳感受到刘胜伟的尺寸,让她有一些恐慌,身子微颤,咬着自己的下唇,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刘胜伟看起来平平无奇,谁知道这么有料?看来今天自己准要遭殃了。

  刘琳陪着一脸的笑,迎合着刘胜伟,两个人玩的开心,很快,双方都是大汗淋漓,互相喘着粗气,满脸通红,看着对方眼底写着深深的欲望。

  下面的老周,自打刘琳一上来,就觉得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大对劲儿,就算刘琳说想要和对方谈生意,那也没有必要来自己的民宿吧!老周左思右想,趁着刘琳不注意,跟着二人走上了他们的房间。

  才刚刚一上来,老周明显地听见,在刘琳的房间里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

  老周心中暗自一惊,蹑手蹑脚,走到了刘琳的门前,顺着门缝,往里看去,就看见这两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正在做运动。

  尺度大的,让老周震惊的张大了嘴巴,足以塞进一个鸡蛋。

  真没有想到,原来这个刘琳这么会玩,之前她还跟自己装纯,原来全部都是给自己演戏呢。

  老周恍然大悟,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心中对刘琳也不知道起的是歹念还是愤恨,眼中闪过一抹疯狂,在刘琳的身上四下扫视着,将她身上的一切,通通映在自己的眼中,一点也不肯错过。

  在看刘琳,根本没有注意到老周的存在,在那里忘我的发出一两声嘤咛,声音越来越大,传到老周的耳朵里,就像一剂催情药,刺激老周,让他的身子逐渐变得滚烫,下体也开始猛涨。

  “我再也受不了了。

  ”刚开始的时候,老周还能勉强地压抑自己,害怕动作太大,被里屋的两个人发现,随后看着二人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老周狠了一下心,直接将自己的下身脱个干净,露出庞大的尺寸,双手疯狂的抚摸他,直至完全解出自己全部的泄出。

  屋里的那两个人,或许也到了高潮,刘胜伟瘫在了刘琳的身上,双目微红,脸上分明带着一点微笑,这还是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感受到快乐。

  老周害怕时间太久,被人撞见,赶紧将自己的衣物收拾起来,刚转身来到楼梯口,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球一转又回到了刘琳的房门前,拿出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的拍摄一张照片。

  照片上,两个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脸上动情的表情清晰可见,老周一边嘿嘿的笑着,一边收回自己的手机,回到了楼下。

  “刘先生,这回这房子您可以买了吧?”休息片刻,刘琳总算是缓过神来,恢复了一下体力,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工作,拄着自己的脑袋,支起自己的身体,面含笑意,对着面前的刘胜伟说道。

  “那是自然。

  ”刘胜伟点头答应着刘琳:“你都已经奉献出你自己的诚意了,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后呢?”刘胜伟这话分明是在挑逗刘琳,刘琳虽然心中有一些反感,可还是不得不点头称赞。

  刘琳害怕夜长梦多,主动拿出自己的合同,放在了刘胜伟的面前,看着他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刘琳这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我过得很开心,希望以后咱们再有合作的机会。

  ”临走之前,刘胜伟对着刘琳留下这句话,刘琳在心中暗骂,果然所有男人都一样的,全部都是用下半身思考考生物。

  “刘先生,您放心吧,只要您给的价钱够合理,我这儿可每天等着您来呢。

  ”刘琳一边说着,一边挑起自己的眉眼,得意地看着面前的刘胜伟。

  刘胜伟心情愉悦,和刚开始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一边哼着歌一边下了楼,路过楼下,扫了一眼柜台里的老周,不知道是不是刘胜伟的错觉,他总觉得老周一直在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盯着自己。

  刘胜伟被老周盯得浑身有些不大舒服,直到走出了门外,刘胜伟才好奇地上下打量,自己今天也没什么奇怪的,那个老东西的眼神怎么那么讨人厌呢?刘胜伟想不出来原因,也只能作罢,摇头晃脑哼着歌,挺着自己的肚子走掉了。

  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刘琳简单地将自己的身子清洗了一下,直至洗的又是香喷喷的,这才满意地穿上自己的睡袍,两条大白腿从睡袍开叉的缝隙当中窜了出来,穿着自己白色的拖鞋。

  刘琳走到了楼下,都不用等老周同意,直接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周伯,晚饭做了吗?要是没做,我请你出去吃。

  ”今天一天,刘琳就已经接到了一笔大单子,她心中开心,主动对着老周讲到。

  “别别,我可不敢再带你出去吃了,你要是再喝醉了,要是撒起酒疯来,撕了自己的衣服,我该怎么办?”老周故意和刘琳开着这种大尺度的玩笑,刘琳一听,小脸一红,骂了一声“不正经”,然后扭着自己的屁股。

  转身回到房间。

  老周看着她的背影,傻傻的笑了好久,从自己的手机当中,找出刚才在床上的照片,看着她那小表情又开始胡思乱想,又不由自主将自己的手放在了裆部,有意无意的揉捏着,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舒服的叫声。

  刘琳今天睡的格外的舒心,或许是拿到了合同,让她心情愉悦吧,这种开心的情绪,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晨,临走之前,刘琳一如既往笑呵呵地跟老周道别。

  老周等着刘琳前脚刚走,后脚便关好了门,走到刘琳的房间里。

  一进来依旧是那淡淡的香气,老周按照熟悉的路线,来到了刘琳的浴室。

  刘琳有一个习惯,一直都把自己换洗的衣物摆在洗衣机上,等着晚上来清洗。

  老周一眼就看见今天的洗衣机,又摆着一个黑色的物件,他将那物件拿在手中把玩,丝质的材料十分的柔顺,顺着老周的手指,有意的摩擦着。

  上面一如既往的痕迹,老周放在鼻子下面,狠狠地吸一口气,仿佛要将上面的味道,全部吸到自己的胃里,和往常不同,今天这味道有了一些的骚气,带着满满情欲。

  一边抚摸着光滑的布料,老周一边开始想象,昨天刘琳穿着它,在床上动人的表现。

  不由自主,老周又开始隔着布料,放在自己的下身,运作一番,直至让这内裤变得更加有味道,才肯停止,扔回它原先的地方,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下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看着手里的报表。

  早上来的时候,刘琳哼着歌,在众人一路疑惑的目光当中,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八点一过,所有人几乎都已经来齐了,张总昨天一直在等着刘琳央求自己,甚至连条件都准备好了,可是没有想到,刘琳并没有来找他。

  张总辗转反侧一宿,始终没明白其中的缘由,这不一大早,什么事情也来不及做,直接来到了刘琳的办公桌前。

  那些(两根一起插进去)员工们看见张总来了,纷纷起身迎接,刘琳见到,心中闪过一抹冷笑,但是脸上的表面工作做的还是十分的到位的。

  她走到了张总的面前,面含笑意,对张总讲到:“张总这一大早,究竟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怎么难不成您下来例行检查了?”“少说废话,我问你,那个合同你拿到手了吗?”张总粗鲁地问向了刘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琳昨天让他等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

  “张总,您说的是这个么?”刘琳一边在挤眉弄眼,一边将自己手里白纸黑字的合同,举到了张总的面前。

  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赶紧将那张合同抢到自己的面前,上下扫视了一番,发现这张合同,结构十分的严谨,哪怕是自己工作这么多些年,也写不出这么好的合同,而在合同最下方,乙方签字上面,明晃晃摆着的就是刘胜伟的名字。

  “这,这是?”张总有一些不可思议,带着一点惊讶,他磕磕巴巴,对着面前的刘琳讲到。

  刘琳也是好脾气,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对着张总说到:“怎么?难不成张总您不认识了,这可是您昨天交给我的合同呀,我现在已经把它完成了,张总,您大可以好好的检查一遍,要是有什么不合格的,您可得赶紧跟我说。

  ”张总有些不可思议,将那合同举在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来来回回,看了至少不下三遍,终于找不出任何的毛病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这这家伙是出了名的难缠,他怎么可能在一天之内,就被你给劝动,签下了这纸合约?”张总始终不敢相信,认为刘琳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可是刘琳行的正做的直,毫不在意,耸着肩膀,看着面前的张总:“张总,我这回是给公司做了一个大贡献,你说说我到底有没有奖赏?”“你放心,奖金肯定少不了你的。

  ”张总这次无疑吃了一个哑巴亏,张着嘴巴,看着面前得意的刘琳,过了好半天才说出这样一句话,说完转身,愤愤的走了。

  看着张总不时,摇着自己的脑袋,想必心中一定还想不明白,这其中的种种。

  刘琳只觉,心中有些好笑,看着张总离开的背影,翘着自己的二郎腿,哼,我倒要看看,你这小花招还能耍到什么时候。

  “刘琳,你也太厉害了吧?我之前就已经听别人说过,你可是从别的公司调到我们这里来了,还说你在之前的那家公司,就是出了名的销售,不管是怎样的房源,也不管是怎样难缠的顾客,只要到了你的手中,一定乖乖听你话。

  ”

这一次她很疯狂,她选择主动出击。

  只是她的技巧实在是太生涩了,她似乎只会趴在床上享受那种感觉。

  我想她现在这种主动的疯狂,心里也是做出了巨大的斗争的。

  躺在床上,我看着她皱着眉头,一点点坐在我小腹处……她的脸上有痛苦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满足。

  痛苦是因为我本钱的确雄厚无比,再加上平常也不自己瞎折腾,想要在关键时候爆发,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张建国的那金针菇每次就一两分钟,苏茜在遇到我之前也没有跟其他男人有过任何关系,所以她身子保持的很好。

  现在遇上我这么霸道的本钱,即便是刚才已经接受过狂风暴雨般的滋润,可是她毕竟身子保持的很好,有些吃不消。

  “苏苏你累了,让我来吧,我懂得怎么疼你。

  ”我看着苏茜这幅模样,有些心疼,舍不得让她这样付出。

  可是苏茜一脸享受且倔强的样子,根本不听我的话。

  她依旧在疯狂的动作,白皙的脖颈紧绷着,微微后仰着的头……还有随着她动作不停上下晃动的柔软……直到苏茜在疯狂中满足了三次,我才最后缴械投降。

  她趴在我身上,紧紧的搂着我,我只感觉她身子很紧张,我同样有些紧张。

  脊梁骨绷的紧紧的,从上到下,忽然一哆嗦,整个人感觉像是虚脱了一样。

  我抬头吻上苏茜,她气喘吁吁的样子简直跟红颜祸水一样。

  我轻轻拢过她鬓角已经被汗水打湿了的秀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

  “苏苏,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对你好的,等你跟张建国离婚了我们就结婚。

  ”我恨不得把苏茜都揉进我的身子里,可那不现实,但是我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

  我不知道她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还是实在是累的不行了,鼻子里已经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看着我怀里苏茜紧闭着的眸子,在她长长的睫毛上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沉沉睡去。

  这一晚上,我做了一个很美好的梦。

  我梦见我跟苏茜从村里离开了,是我带她远走高飞的。

  在遥远、没有任何认识我们地方,我买了小小的一套房,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知何时,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苏茜已经不在我的床边了。

  这让我很是失落,我们现在终究只是偷情,还不能正大光明的走在一起,出现在外面大街上。

  不过现在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摇了摇有些沉重的脑袋,这才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我想苏茜应该是在浴室里洗澡了吧?第一次真正跟她云翻雨覆也是在浴室里,想到这里,我就心头荡漾……再加上早上是个男人都有点反应的,这更是强有力的催化剂!我忽然出现在浴室里,她处于本能的尖叫出声:“啊!强子你干什么?怎么突然就出来了。

  ”当她看清是我的时候,才反应过来。

  看清我的那时候,她的脸上瞬间就出现两朵红晕,看起来就好像喝醉酒一样,惹人欢喜。

  “我们一起洗,好吗?”“好。

  ”苏茜低声说,其实她知道我进来这里是什么目的,但是她没有拒绝我。

  虽然我很想再来一次,可我清楚昨晚已经把她折腾的不轻,所以就饶过了她。

  苏茜在知道我老实了后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看着我,不过当她知道原因后更是羞红了脸,只是她脸上洋溢的幸福,我就满足了。

  “强子你真好,你昨晚问我后悔吗,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后悔。

  ”依偎在我怀里,苏茜在我胸膛上蹭了蹭,说道。

  我刚准备对苏茜说一些情话,可就在这时,忽然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竟然是张建国给我发来的信息。

  只有两个字:救命!当救命这两个字映入眼帘后,我愣了一下,张建国昨晚不是跟其他几个老板一起去豪赌了吗?怎么忽然会让我救命呢?难道是他输了钱,那些人要他还钱?我想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张建国跟那些人关系匪浅,即便是赌博输了钱,也不会为难他才是。

  这么说来应该是发生了其他事情,张建国自己应付不了,所以给我发信息求救。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有点兴奋,要是张建国真的出事了,那我是不是就能跟苏茜在一起了?就在这是,苏茜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强子你怎么了?我看你脸上阴晴不定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嗯,出了点事,张建国给我发短信说救命。

  ”我边说边把手机递给苏茜,当她看到手机上的两个字时脸色都变了。

  我能理解她为什么会是这样一副表情,不管她现在爱不爱张建国,张建国曾经都是她爱过的男人,现在忽然发来这样的短信,一定是出事了。

  “强子,你……你能去救他吗?”苏茜眼眶里泪水在打转,但终究是忍住了没落下来,不过她说完话紧咬着的嘴唇落在我眼中,多少看着有些心疼。

  当然我不会为了这些而责怪苏茜,这要是换正常人,也会做出这样的决断。

  “强子,你要是救了张建国,我就跟他离婚,跟你走,好吗?”苏茜见我没说话,以为我不同意,有些着急的说道。

  苏茜的心情我尽管能理解,但还是觉得有些别扭,索性什么也不说,没答应也没拒绝。

  看到我转身离去,苏茜瘫坐在沙发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等我到楼下,开了车,先是给张建国打电话。

  不出意料,电话关机了。

  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细细回想昨晚到底有没有人表现的不太正常。

  可是我思来想去十几分钟,都没想出来到底是谁有问题。

  昨晚跟张建国在一起的那些人全都是张建国的强力合作伙伴,说的难听点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应该会对张建国出手啊。

  才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已经抽了半包烟了。

  “草他个腿!”我忍不住怒骂一声,一拳狠狠砸在方向盘上。

  “苏苏,你放心,我肯定会去救张总的,你别着急,等我回来。

  ”气愤归气愤,但我舍不得让苏茜伤心,所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让他安心一些。

  发完信息,我思来想去,只能先去名豪看看情况。

  昨晚我是从名豪出来的时候,名豪还是一幅风平浪静的模样,而且张建国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给我发的消息。

  等我到名豪KTV的时候,这里已经打烊了。

  不管是KTV还是会所等等,一般都是下午四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这样上班的,现在打样很正常。

  虽说打烊了,但我有张建国司机这层身份在,想进去,倒也不是很难。

  我上前对前台说道:“美女,张总让我来接他回去。

  ”“张总?他不是刚离开一会吗?”前台小姐一脸惊讶的对我说。

  “嗯?不可能吧,张总真的走了?”前台小姐的话顿时让我惊疑起来。

  似乎是看出来我的样子,前台小姐便给我说了张建国离开时候的经过。

  听完她的话我才知道张建国并不是一(夹逼自慰)个人离开的,而是和吴总以及一个中年汉子一起离开的。

  不过她们看上去好像并不高兴,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张建国还跟吴总骂骂咧咧的样子。

  “还请麻烦你帮我找下你们经理。

  ”虽然前台小姐说的是这样,但我更相信我的眼睛。

  这里这么多摄像头,我想他们离开的时候肯定被监控摄像头给拍了下来了。

  这件事我也想过报警,可如果张建国需要我报警的话,那他都不用给我发短信了。

  不过在我心里我还是保留了报警这个选项,不管我跟张建国有什么矛盾,那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现在张建国要是出事了,那可是一条人命。

  这时前台小姐已经找来了经理,不过当我说我要查看今天早上的监控视频时,他愣了一下。

  “怎么?张经理是不想让我看吗?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张总,你想他还会来你们名豪消费吗?”我看这个张经理不是很乐意让我去看监控视频,心里一横,便拿出张建国这个金主。

  不得不说,在利益面前,真的很难有人能够挡住的。

  我这么一说,张经理顿时赔笑着给我道歉,说着,便把我往二楼拉去。

  等到了监控室,我让他们的员工给我把张建国早上离开的视频调出来。

  时间显示是八点十几分,张建国跟吴总还有一个男人从包房里出来,张建国跟吴总我的都认出来了,只是另一个人带着帽子,第一时间我并不能看出来他是谁。

  这三人随后一同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但看上去张建国还不是最激动的那个,倒是吴总看上去好像唾沫横飞。

  不知道是不是张建国说了什么,等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吴总更加激动起来,一把拽住张建国的胳膊。

  张建国好像也生气了,一巴掌就拍在吴总的脸上。

  就在两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带着帽子那个男人忽然出手,一拳重重砸在张建国脸上。

  这一切都发生的毫无征兆,甚至是我都没看出来这个男人要出手。

  毕竟之前我还觉得他是张建国的人,一直跟在张建国身后。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想张建国也没有料到,当他怒目相视的时候,那人显然是不在乎张建国。

  就这样三个人莫名其妙的从名豪走了出去,我看到时间刚好是八点三十分,而那个时间,就是张建国给我发消息的前两分钟。

  这让我为难起来,张建国是在名豪出去之后给我发的消息,那就说明跟名豪没什么关系。

  可是吴总为什么会跟张建国争吵呢?这是我想不通的,昨晚上两人还好好的,一晚上,忽然就闹掰了?不行我不能等了,要是再等,张建国怕是真的要出事了。

  从名豪出来,我开车直奔警察局。

  

  倾诉人:章莉珊,女,24岁,理发师  章莉珊在电话里哭着对我说,谈了四年的男朋友跟她分手了,而且现在躲起来不愿见她。

    在报社见到章莉珊时已是几天后的事了,这是个清秀的女孩,留着披肩的长发,白色的无袖连衣裙让她看起来清新亮丽。

  此时的她已经平静了许多。

    他的真诚打动了我  我有一间小理发店。

  2004年,认识戴毅就是在我的理发店里。

  他是我的顾客,每次他来店里,都点名要我为他理发。

  那时,戴毅的工作单位就在我的理发店附近,空闲的时间他总到店里找我聊天。

    我把他当作一个很谈得来的朋友,但渐渐地,我能感觉到戴毅并不是把我当普通朋友。

  我当时并不急于谈感情,就开始有意回避他。

  后来,当戴毅到店里洗头理发时,即使他点名要(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我为他服务,我都让手下的打工妹来做,实在拗不过,我也只是应付着跟他搭话,为他理发。

    后来,戴毅开始每天到店里接我下班,送我回家。

  那时,我的店都是晚上10点以后关门,戴毅就陪坐到我关门。

  好几次,在送我回家的路上,戴毅都怯怯地低着头,对我说: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好喜欢你。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因为说这些话时,他的声音很小,开始时,我总装作没听见,还故意问他:你说什么?大声点嘛。

  被我这样一问,他更不好意思了,慌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终于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戴毅大声对我说出了那句话。

  这次我没办法装糊涂了,就应付道:以后再说吧。

    不久,我的理发店里经常插着戴毅送来的鲜花。

  只要花凋谢了,戴毅就立刻换上新鲜的。

  他这样坚持了几个月,最后,我心里也开始慢慢接受他了。

    2005年,我的理发店换了地方,戴毅还是经常去看我。

  那个夏天,我们经常晚上出来散步。

  有一天,我跟戴毅约好,晚上7点在我家附近的公车站会合。

  在我准备出门时,我母亲被开水烫伤了,看着母亲大片烫伤的皮肤和烫起的水泡,我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顾不得多想,我和哥哥搀着母亲,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武汉市第三医院。

  等我将母亲安顿好后,才来到公车站。

  却发现戴毅还在那里等我。

  看到他的执著和耐心,我心里充满了感激和愧疚。

  听完我的解释,戴毅不但没有责备我,反而安慰我,让我好好照顾母亲。

    那以后,我正式成为了戴毅的女朋友。

    他的朋友重于一切  接受戴毅后,我便全心全意地爱他。

  开始时戴毅也很在乎我,但是他总将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

    我和戴毅正式恋爱后不久的一天,戴毅下班后早早地来到我的理发店等我下班。

  他的一个同学过生日,他要带我参加。

  那天,我很早就关门跟戴毅出门了。

  戴毅订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取回蛋糕后,他神秘地对我说要带我去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和戴毅乘坐的车经过了白沙洲大桥后,停在了一个小镇上。

  戴毅拉着我在一座清静的楼房前站住,一脸自豪地对我说,这就是他的家。

  我吃了一惊:他怎么如此鲁莽地把我带到了他家呢?还没有待我多想,他已经拉着我进门了。

  戴毅的父母比我想像的要亲切和蔼,我能感受到他们很喜欢我。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那天过生日的是戴毅最要好的朋友赵斌。

  赵斌跟戴毅从小一起长大,有着十几年亲如兄弟的深厚感情。

  吃完晚饭,赵斌和戴毅其他的朋友都过来了,大家一起为赵斌庆祝生日。

  那天我第一次被带到戴毅家,见过了他父母。

  我虽不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出现,但大家都已心照不宣,而且我也算是被正式介绍给了戴毅的这些朋友。

    我和戴毅的相处还是存在矛盾和意见分歧。

  我跟同事同学的聚会,戴毅总不愿意参加,甚至有时还会阻止我参加;而戴毅跟朋友见面,每次都要我陪在身边。

  为这种小事,我和戴毅经常闹得不可开交。

    2006年6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戴毅知道后显得很得意,在家里跟朋友开玩笑很大声,让他父母知道了。

  他父母建议我和戴毅尽快结婚。

  戴毅却不想过早结婚,他劝我去医院做流产手术。

  虽然我也很想将孩子生下来,抚养成人,但我也不想太早走进婚姻。

  加上戴毅的催促,我万般无奈到医院做了手术。

  这样,我和戴毅与婚姻擦肩而过。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戴毅对待朋友是绝对的忠诚忠实,朋友在他的人际关系链中名列首位。

  赵斌就是其中跟戴毅关系最铁的一个。

  戴毅无论何时何地都记得赵斌的生日,可是我跟他谈恋爱几年了,戴毅却从没有记住我的生日。

    第一次他通过我理发店的打工妹提醒才知道,第二第三次都是我自己跟他说的。

  尤其是2007年6月我过生日时,正赶上世界杯足球赛,戴毅坐在电视机前就不愿走开。

  当我强行拉开他,让他陪我和同事一起庆祝时,他竟然不耐烦地说:不早不晚,怎么偏偏在六月出生呢?想到他每次尽心尽力为赵斌庆祝生日,我心里就有说不出的伤心与苦涩。

    为了朋友他跟我分手  为一些小事,我和戴毅纷争不断,但我没有想到这些日常的琐事会影响到我们的感情。

  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给戴毅打电话时,只要赵斌在旁边,赵斌就会在电话那头大声说:这种女孩不要理她,有什么意思啊。

  她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要管她。

  我知道赵斌是故意这样说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得罪他了。

  从此,这样的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我们三人的不和谐持续了几个月,我和戴毅的争吵也随之增多。

  有一次我实在忍受不了戴毅对我的漠视,对赵斌的纵容,于是对戴毅提出了分手。

    那一个星期,戴毅竟然真的就没有联系我。

  我提出分手只是要引起戴毅对我的重视,我并不是真的要跟他分手。

  我还是主动跟戴毅打电话,告诉他我生病了,希望他能借我100元看病。

  我并不缺钱,我是想以此为借口,见见戴毅,跟他重归于好。

  戴毅毫不犹豫地答应给我送钱了,但这时电话那端又响起了赵斌那可恶的声音:别管她!不要借钱给她……  我快被气疯了,对戴毅说要赵斌接电话,赵斌不接。

  我告诉戴毅如果赵斌不接电话,我就打电话到赵斌家里,让他父母好好教育自己的儿子。

  赵斌以为我是吓唬他,还在那里怂恿:让她去打,我不怕。

  不等戴毅说完话,我就挂断电话,立刻将电话拨到了赵斌家里,是他父亲接的,我将赵斌的劣迹都告诉了他父亲,还说他想拆散别人,他借朋友的钱不还等等。

  那一刻,我感到心中非常舒畅,终于出了口恶气。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我没有想到,竟是这件事导致了我和戴毅的最后分手。

    这件事对赵斌打击很大,他受到了他父亲的严厉批评,他将责任全推到了我身上。

  戴毅也因为这件事对我非常不满。

    我不想失去戴毅,为了他我可以低头做人。

  我开始尽力在赵斌面前表现对他的热情和客气,就像我们从没有发生不愉快似的,但赵斌却当我是隐形人,很多朋友在一起时,我对他说的话他完全当作没有听见。

  我知道他生我的气,要让我在所有人面前没有面子。

  为了戴毅,我总是主动跟他说话,甚至装出嬉皮笑脸的样子,但心里实在是苦。

  可即使这样,仍不能挽回。

    2007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和戴毅在街边散步。

  两人沉默了很久,戴毅对我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他不能失去赵斌这个好朋友,赵斌和我,他只能选择一个。

  我忍耐了这么久,得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我蹲在路边痛哭起来,戴毅竟径自往前走,见他这样绝情,我绝望了,从包里掏出了为理发店新买的刀片,朝自己的手腕割去,泪水流了满脸,鲜血流了一地。

  几分钟后,戴毅见我没有跟上,他折回来发现了满身鲜血的我,急忙将我送到了医院。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因为割腕,我和戴毅的恋情也只延续了几个月。

  那段时间里,戴毅还总是在我面前提起赵斌的名字,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因为赵斌留下的痛,暗示戴毅不要提,但他仍旧说得眉飞色舞。

  我哀求他不要这样对我,不要总揪出我心底的痛。

  戴毅给我的回答是:这是我的宿命,我和赵斌前世有仇,今生我要跟戴毅生活,就必须忍受这样的痛苦。

    2008年4月15日以后,戴毅突然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没有给我留下一句话,似乎他从没有出现在我的世界里。

  我疯狂地找他,不时到他家里等,最后连他父母都看得不忍心,让我不要等他,去找一个更好的人。

  我知道戴毅在躲我,因为有一次去他家,我看到了他家阳台上晾着他的衬衣,我也理解他的父母。

    访谈结束后的一个星期,章莉珊告诉我,她已经彻底放弃戴毅了。

  她想通了,戴毅其实不值得她为之做出如此大的牺牲。

  章莉珊正准备离开武汉到湖南去工作,重新开始。

  口述:女人爱情为何总得为男人友情让路(4/4)  [记者手记]让友情与爱情融洽共处  章莉珊对爱情的执着让人感动,她对爱人的忍让迁就让我诧异。

  可能戴毅也有苦衷,夹在恋人与好朋友之间,左右为难,但他对好朋友赵斌的纵容给章莉珊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害。

  对朋友忠诚谦让固然应该,但恋人跟朋友的地位至少是平等的,牺牲恋人保全朋友的做法,无异于牺牲一个朋友保全另一个朋友,这种交友处世的方式未免太可悲了。

    爱情与友情不应该是相互冲突的感情,即使有矛盾纠纷,夹在中间的人应该充分发挥调解的作用,让友情与爱情融洽共处。

    章莉珊最后做出的决定让我感到欣慰,戴毅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512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5445.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7324.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68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887.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38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4780.html

https://www.create-your-own-wristbands.com/twc.aspx?5783.html